•  

    第三卷 升官路 第004章 你算老几

    类别:商战职场 作者:游资悲歌 书名:官风
        第三卷升官路]第004章你算老几——

        第004章你算老几

        踹开房mén的,是一个三十岁刚出头的年轻人,全身穿了一?#36164;?#39654;的双排扣灰sè西装。一双剑眉一起向中间靠拢,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倒八字,他虎目圆睁,冷厉的目光似要将高寒等人杀死一般,扫视了一圈,看到冷淮和谢光庭两人稍微愣了一下。

        “哦,冷副市长和谢部长也在啊,刚才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跟我们方亭的执法人员作对啊?”

        彭柏原、李居朋一见场面有变,下意识地重新护卫在高寒两侧。高寒紧拧眉头,?#37027;?#25670;了摆手,示意他俩?#28784;?#36731;举妄动。这人来路不明,口气颇大,因为在官场中,除了特别正规的场合介绍或者书面表?#39654;?#22806;,对副职一般情况下不加“副字?#20445;?#20294;他却直言“冷副市长?#20445;?#38500;非官职比冷淮高,作为下属是不应该这样称呼领导的。但看对方年纪又不像更高级的领导,究竟是什么人呢?

        冷淮与他似乎也比较熟悉,并没有计较对方的态度,“噢……,呵呵,是九星区长啊,没什么大?#25314;?#25105;和老?#28784;?#32463;协调好了。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位是益林县劳动局局长高寒。小高,这位就是方亭区的盛九星盛区长。”

        奇怪得很,冷淮刚?#21734;?#21306;委书记文烽都没这么客气过,反而没有斥责这位?#23567;?#30427;九星”的区长,让高寒心里没?#35828;祝?#20182;决定?#22278;?#21464;应万变,看看对方想干什么再说。

        “你好,盛区长。”高寒作为一名科级干部,先跟人家打招呼是应该的。

        盛九星并?#28142;?#29702;他,而是转身问桑氢醛道:“说?#26705;?#21681;们当面锣对面鼓,当着两位市领导的面你再说说是怎么回?#25314;?#20320;大胆说,?#28784;?#23475;?#25314;?#25226;全部事实毫?#28784;?#30610;地说出来。听到没?”

        桑氢醛脑mén发冷大汗淋漓,连连点头诺诺答应,心中却叫苦不迭,人群里的大官实在太多了,他一个小小的副股级干部,说话稍有不慎,就会得罪一大片,不但官职?#24418;?#38505;,连自己头顶上这顶大檐帽也有可能不保。

        “各……各位领导,事……事情是这样的……。”

        他倒也乖?#26705;?#24182;没有虚构事实,只是在情节上有些夸大,高寒听完之后没表示什么。这个姓桑的队长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对方并没有拿出过硬的理由?#22836;?#24459;依据,对他们的车辆存在什么违法问题含hún不清,而是纠结于高寒几个?#35828;?#24577;度。

        “呵呵,冷市长、谢部长,您们看……?”高寒微笑道。

        他把皮球重新踢回到职务最高,具有决定权的冷淮和谢光庭身上。不管这位姓盛的区长有什么目的,先看看领导们的态度再说。

        显然,这问题难住了冷淮和谢光庭俩人。高寒不清楚,他俩可是非常了解,若论这位盛区长的来头,可真不小!其父是省商业厅的厅长,岳父更是中央政法委的一个副书记,家族内人才?#30473;茫?#37117;或多或少有个一官半职,而盛九星作为他们阳东最年轻的处级干部,俨然是一颗前途无量的政治新星,人家那家势不是一般的雄厚,比起这位高局长来并不在其之?#25314;?#25152;?#22278;?#25954;如此嚣?#25319;?br />
        “那……,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是不是先走……?”高寒这句话明显有bī宫之嫌了,bī着领位领导表态。

        “哼,你算老几?把我的人欺?#27735;?#20102;就想离开,不道歉我看谁敢走!”

        与刚才盛气凌?#35828;?#24577;度比起来,现在盛九星貌有些气短。他本来指望刚才公安局那个干部罔顾事实添油加醋一番,他也好说?#21834;?#35841;知道这个?#35828;?#21040;了关键时候扶不起来,差点软瘫在地上,这让颇有几?#20013;?#24072;问罪样子的盛区长无法发泄了,但就这样让外县一个小小的局长给压倒,实在?#22278;?#36215;自己一贯的强势作风,因此,他硬是拦下了想走的高寒三人。

        见堂堂的大区长竟然出手阻挡住自己的去路,高寒不高兴了,yīn沉下脸冷冷说道:“哦,盛区长,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我们的车正常行驶,没有触犯任何国家的法律法规和省市有关规定,您虽然是一区之长,也不能这样护犊子?#26705;?#24635;该说出不放我们走的理由?#26705;俊?br />
        高寒这句话戳到了盛九星的疼处,出手阻拦确实有失自己身份,但这不是关键。与这位姓高的局长之间的根本矛盾也不是什么违反jiāo通法规的问题,而是因为今天那些执法人员中,有一位他非常在乎的美nv稽查员,也就是拦住高寒车辆的那位妙龄美nv,人家把状告到他这里了,这个刚刚上手的美人儿受了委屈,盛九星极力想为其出口气,争回脸面。加上平时他就?#38752;?#19968;切,决不?#24066;?#33258;己的权威受到任何挑战,像在场的几位领导,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25319;?#21756;,你这个高局长也太不把我们方亭放在眼里了?#26705;?#27809;听他们说吗,是你们出?#22278;?#36874;挑衅路政管理人员引发的矛盾,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你们必须向他们道歉?”

        其实冷淮和谢光庭认为,双方都有错,又都是机关干部,彼此说句软话,?#20040;?#23478;都有个台阶下是最好的了,如果因为这事闹僵了,对大家都不好。

        “道歉?想得美!”

        高寒鼻子里哼了一声,“盛区长,您也太会做人啦,是你们的执法队员违法在先,我们道哪mén子歉啊?小彭、小李,咱们走!”

        自己还有很多重要事情要做,再这样纠缠下去,他高寒实在耽搁不起,这位盛区长霸道的毫无道理,根本没有陪他玩的必要。

        盛九星还想阻拦,却被彭柏原、李居朋反?#25191;?#25481;了他伸出来的胳膊,三个人在众?#35828;?#27880;目礼?#25314;?#22823;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剩下的残局由市领导收拾去?#26705;?#39640;寒相信,凭冷淮和谢光庭在官场的经历和圆滑的个xìng,一定能找到一个稳妥的办法。

        盛九星?#25104;?#32418;一阵白一阵,心中怒火翻腾但却毫无办法,只好呆呆地站在那里。这个亏吃得太亏了,心里恨道:姓高的小子,别太得意,我盛九星也不是吃素的,有一天咱们在一起算总账!

        路上,高寒?#37027;?#22823;爽,嘴里轻轻哼起黄格选的流行歌曲来——总想留住你匆匆的身影,让我能有此刻的安宁,?#39654;?#25105;的梦像那飘忽的风,却把我的心托付在梦中……。正放松间,口袋里大哥大响了。

        “高寒,小?#27515;?#20102;,在我这里,你有?#31456;穡俊?#26159;?#23376;?#25171;来的,告诉高寒李天同来了。

        高寒一听很着?#20445;?#36825;几天是自己最忙的时候,想专mén拿出时间来陪同这?#28142;?#33285;爷、公子哥是不可能了,但是县里的几个项目急着需要敲定,姜伟bō都催好几次了,让自己务必邀请李总来益林玩。于是,高寒叮嘱?#23376;?#19968;定要告诉小舅自己有要事找他,千万要留住他老人家。

        “对了小羽,最近与东海哥通过电话吗?”

        “没?#21073;?#26377;事你自己找他好啦。”

        现在阳东的局面越来越复杂,高寒感觉需要请教杨东海的事情太多了,包括刚才这个叫盛九星的区长,他有什么重要背景,自己需要不需要注意一?#25314;?#37117;要跟杨东海商量。高寒相信区长作为省管干部,东海哥一定非常清楚。果然,电话打到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后,杨东海给了他答案。

        “小高啊,对这人你大可不必太在意,他们那一家,外公都很熟悉,好像他?#20197;?#29238;曾经跟外公有过jiāo往,虽然jiāo情不太深,估计没什么大问题?#26705;?#23545;了,小舅认识这小子的父亲,如果在工作中遇到矛盾,你大可放开手脚,不必?#24605;商?#22810;。”

        高寒明白了,怪不得这小子那么张狂,原来背景还真不简单!东海哥虽然那样说,但在工作中能不发生冲突还是最好了。

        “不过小高,李继东去阳东干市长对你来说可不算是什么好消息,你可要注意一点。”

        关于李继东的情况,杨东海早已经提醒过高寒好几次了,因为级别的原因,两个人正面接触的机会很少,他担任市长之后,高寒只在电视上见过那位正chūn风得意的年轻市长,平时没什么接触。因为汇报世行项目,高寒跟郑苍山去过市政f?#24120;?#21322;路上却被他打发走了。

        “谢谢东海哥。”

        挂断电话,高寒让李居朋加速,他要尽快赶回去,被方亭扣留耽误了好几个小时,再不抓紧,那么复杂的?#20013;?#21487;真要耽误了。

        刚吩?#21171;輳?#22823;哥大又叫起来,这次是?#24418;?#24120;委、常务副市长冷淮打过来的。他告诉高寒,盛九星年轻气盛,但毕竟是区长,与高寒不在同一水?#36739;?#19978;,有些事该妥协就妥协。

        “嗯,谢谢冷市长提?#36873;!?#39640;寒边答应边琢磨,看来冷副市长与姓盛的关系不一般啊,假如换了其他?#35828;?#35805;,凭冷淮与杨东海的jiāo情,肯定站在自己这边说对方的坏话了,但从刚才的对话中判断,冷副市长态度比较暧昧,甚至有一点规劝自己的意思。

        “呵呵,不用那么客气。杨处长最近到阳东来玩不?”

        ?#20843;?#22823;概tǐng忙的?#26705;?#25105;们很长时间没见面了。”高寒撒谎道,“您找他有事吗?”

        “没?#25314;?#25105;只是随便问问,呵呵。小高,关于规范全市jiāo通执法稽查的事情,刚才我跟程书记和李市长汇报了,两位主要领导?#32426;?#24847;,明天市政fǔ由我牵头,先召开一个紧急会议部署下去,文件随后就下。”

        挂断电话,冷淮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己这市长当得!杨东海曾经告诉过他,与小高是亲戚,可是,不管高寒是什么人,聪明?#28142;?#26126;,他应该知道凭杨处长的关系绝不可能与盛九星这样的豪mén望族对抗,难道真是杨处长隐隐约?#32426;竘ù的那样,高寒背后还有更加巨大的能量和背景?

        ……

     ...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官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官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11选五中奖规则 英超队徽音乐 追组六不亏方法 360老快3开奖结果 六肖中特三中一 中国广西福利彩票快乐十分分布图 北京快三怎么看走势图 ac米兰vs切沃北京单场 玩游戏赚钱 五鬼正宗综合资料 十月足彩进球彩赛程 青海快三历史走势图 双色球历史133开奖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爱彩 体彩20选5开奖结果查 多乐彩大赢家怎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