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精神病/瘋子

        奈奈子沒有再對自己的父親做什么,她只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陪著林一離開中村茶藝。

        時間剛好是過去三分鐘。

        “奈奈子,我還有事情沒有忙完,用不了多久了,我就回來接你。”

        林一給了她一枚冰棱,“它會給你自保的力量。”

        說完林一便消失在原地。

        和亞里亞約定的時間是五分鐘,林一是個守時的人,嗯至少對自己的女人而言是這樣的。

        手里握著散發著寒意的冰棱,奈奈子走向繪里香。

        “奈奈子大人,放過我!放過我!我不想那樣”

        不理會繪里香,奈奈子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

        沒過幾分鐘,一輛面包車來到店門口,奈奈子上車后冷漠道:“其他人不用管,把那個女人帶上來。”

        “是!”

        這些人都是原來她沒上位之前的跟隨者。

        里面有的穿著圍裙,頭上纏著白色毛巾有的則是穿著便裝。

        在她一通電話后,這些人便集合了起來。

        “你們都成家了?”

        “沒有,只有加賀那家伙成家了,現在開了家小面館,剛才打電話的時候正在開店。”

        其中一位紋身男調笑道。

        那個叫加賀的被說的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尷尬的回道:“我還以為大小姐用不上我們了。

        不過沒關系的,任務我還是能接的。”說著他展示出滿是老繭的雙手。

        “等等我會給你的那張卡上打一筆錢,你回去吧。”

        “大小姐,這”加賀有些不知所措。

        “讓你回去你就回去,孩子的三歲半了,還要做這么危險的事情,你是不是傻子啊!”

        “好了酒井。”奈奈子讓酒井閉嘴后,對著加賀道:“沒關系的,去吧。”

        加賀走下了面包車。

        等其離開后,面包車也是關上了車門。

        奈奈子直接下令,“這個女人就交給你們了,現在回中村集團。”

        司機踩下油門。

        落到奈奈子手里的下場,繪里香,不應該叫她繪里才對。

        繪里會知道什么是絕望。

        在面包車開走后,中村茶館內,一位穿著便裝的蘿莉從后面的屏風后走出。

        她總覺得自己已經被發現了,只是對方懶得搭理自己而已。

        夾竹桃覺得自己很幸運,“做任務是要用腦子的,一味地用武力,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心里吐槽完那些被抓住的同伴后,她才開始向外走去。

        “你不是說要幫助我的嗎?為什么剛才不出來!”中村從懷里摸出一把手槍,對準夾竹桃的后背喊道。

        “哈?你是傻子嗎?對方是站在這個世界頂端的強者,你覺得將他都招惹出來,我還有辦法幫你?”

        夾竹桃用打量傻子的眼神望著中村。

        中村壽栽感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他直接扣動扳機。

        可是在此之前,他卻是沒有發現停留在扳機之間的那根線。

        就是這根線,讓他根本無法射擊出哪怕一發子彈,而夾竹桃則早已走出屋子。

        那把槍早就被她掉包,線上抹著致命的毒。

        可以說在對方有扣動扳機的念頭時,他就已經死了。

        “愚蠢的人,總是會選擇愚蠢的死法。唉明明覺得那兩個女孩都挺不錯的,不過還是男人間的愛情最美啊”

        沒錯,她是一個重度的腐女加百合。

        “砂礫魔女”的信息在武偵的情報網中,也沒有多少。

        唯一可以確認的,就是對方是個不折不扣的殺人狂。

        甚至有傳聞,“砂礫魔女”以殺人取樂。

        不知火想要的不是“砂礫魔女”實力的情報,而是行蹤!

        對方進入東京,來到學院島,那便身處在一個密封的情報網內。

        知道了行蹤才有針對布置的資格。

        “怎么樣?有查到什么嗎?”武藤剛氣比較著急,一直站在偵查科門口。

        看人出來就直接問道。

        那位女生瞥了他一眼,然后走向不知火。

        “監控暫時沒有發現對方的行蹤,但根據國外傳回的消息,對方應該在最近來往東京的一趟航班上。”

        “那躺航班的信息呢?”

        少女不說話,那趟航班早就失聯了!

        不知火也猜到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是失聯了吧?該死!”

        一趟航班再少也有二三百人。

        如果“砂礫魔女”真像傳聞中的那樣,那么這趟航班的人估計已經全部死亡了。

        武藤剛氣也能看出不知火正陷入自我愧疚的循環中。

        他來到兩人中間,“現在最重要的是不讓災害擴大!”

        只是一個開始,就已經有三位數的人員死亡,之后會有多少人死去都還是未知數。

        不知火握緊拳頭,他抬起頭執著道:“繼續監控,有信息打我電話。”

        “你要去哪兒?!”武藤剛氣看著不知火的背影喊道。

        “對方是魔女。”

        “你要去找?”

        超能力者確實存在敵對關系,可量級不同,就算是也不一定能戰勝魔女的。

        說起來“超能力搜查研究科”是個獨立的部門。

        訓練、生活、學習,這些全部都是獨立的,和普通的武偵有著本質的區別。

        這也是為何在動漫中,星伽白雪不經常穿著武偵校服,急的時候會穿著巫女服,而且出場次數還那么少的原因。

        45航班。

        頭等艙浴室的浴缸滿溢出紅色的液體,腥味將整個浴室堆滿,甚至散發到外面。

        “啊,真是浪費。”佩特拉將手中提著的人體軀干丟出浴室。

        浴室外的房間。

        死不瞑目的頭顱隨意的被丟棄在各個角落。

        唯一的相同點,就是他們的軀干好似被風化一般,失去活性。

        佩絲特舔了舔唇角的鮮血,邁步將半個身子都浸入血池之中。

        掬起一捧紅到發黑的血液,她眼神迷離的自言自語著。

        “金一,等等我,我很快就會來找你的。”

        飛機早已經脫離預定軌道,整座飛機中除了佩絲特之外,只有一位駕駛員還活著。

        被冰凍,失去重要的人,加上敗北的屈辱。

        讓她的精神變得纖細而脆弱。

        說的好聽點叫作神經官能癥,說的難聽點,這叫精神病。

        千萬別將神經病和精神病搞混。

        神經病的范疇已經屬于必須通過治療才能恢復的疾病。

        精神病則是指代單純心理、精神上的異常,有自我恢復的可能性。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神的亂入二次元生活》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神的亂入二次元生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