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四章 不屈之火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沉默的愛 書名:籃下我為王
        猛龍的反擊是全聯盟最強的。

        如果要說第二強的反擊球隊,熱火當仁不讓。

        韋德和詹姆斯都是其中好手,二人之間還能相互配合,彼此照應,一旦動手,威力無窮。

        進攻端,巴尼亞尼射失一記三分,熱火當即施以雷霆反擊。

        他們的進攻迸發著難聞的硝煙,彌漫著滔天的殺氣,詹姆斯好似萬人不擋的霸王,身體橫空,頭帶與籃筐處于一條線上,右手拽著籃球全力一劈。

        籃球就此劈入籃筐。

        李幸回首看向詹姆斯,此刻,雙方的分差已經來到11分。

        詹姆斯和韋德為此燃燒了自己,只是他們沒能找到2那種無敵的狀態。

        內線始終是熱火的阿克琉斯之踵。

        喬爾安東尼被打下場以后,德克斯特皮特曼上場后的效果也不見好。

        李幸剝搓他就像捏泥巴一樣,想要把他捏成什么形狀就捏成什么形狀。

        第四節開始的時候,熱火換上了喬爾安東尼。

        他只打了三十秒就被李幸打的六犯離場。

        熱火只能換回皮特曼。

        他比安東尼更高大,更強壯,也更笨重,更拖慢比賽節奏,更不適合詹姆斯。

        要說萬惡之源,還是波什的傷病。

        如果波什可以出場的話,他們完全不用這么掙扎。

        詹姆斯的反擊幫助熱火把分數追到11分。

        輪到猛龍的進攻。

        憑借與生俱來的得分嗅覺,穆雷知道什么時候來空切到籃下,接隊友的傳球直接輕松得分。

        本賽季,德羅贊的分數有一半來自反擊,剩下的一半的一半,出自無球跑位,其他才是持球單打。

        也就是說,他場均接近20分的得分,只有一小部分是來自個人進攻。

        這一回合,他還想再用跑位幫助球隊得分。

        尾隨在他身后的韋德看出了他的目的。

        閃電俠帶著幾分惡意跟上。

        德羅贊終究還是太年輕了,他真的覺得全世界都無法阻止他在無球端得分。

        其實,最好限制的進攻正是無球進攻。

        對方手上沒球,就只能按照固定的路線跑動,只要多加留意,就能避開這一路上的磕磕絆絆。

        韋德不僅僅要避開沿途的掩護,他還要破壞猛龍的傳球。

        德羅贊跑出防線,猶未反應過來,史蒂芬森只道他知道身后有人,如常出球。

        你不知,我不知,隨手的一記傳球反倒誤了全局。

        韋德出手迅疾的像烈風,忽然加速,竟在德羅贊的手觸及皮球之前,將球掠走。

        他注定要為此付出代價。

        德羅贊瞪大眼,追向韋德。

        鯊魚當年說:“這小子就是閃電俠的化身!”

        這絕不是平白得來的,韋德一啟動,那速度真的和別人不一樣,尤其是在行進的過程中變向擺脫,他是沒有一點減速的。

        身后的追兵已被他甩下,又是韋德。

        他一個人帶著球沖過了半場,給予猛龍快速的一擊。

        這一擊對他們來說就像打針一樣,疼痛瞬間就來,瞬間就走。

        可是,那些翻盤的比賽,往往就是通過這種針刺般的瞬間反擊一一堆砌出來的。

        又要來了嗎?

        對手之間,總會有這樣的感覺。

        這和強弱無關,只要交過手,就能感覺到對方的意圖。

        皮特曼沒有任何的證據,他就是可以感覺到,李幸要進攻了,如果要問理由,他也說不出口。

        “他剛才突然用屁股撞了我一下。”如果這算的上是理由的話,那就是這個理由了。

        果然,李幸在之后的幾分鐘接到了隊友的傳球。

        皮特曼眉頭緊鎖,他知道李幸一定會發動猛烈的攻勢。

        詹姆斯和韋德連續打成反擊給了他不小的壓力,他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李幸深呼吸,在皮特曼身上得分不是難事。

        難點在熱火的協防。

        他必須稱贊熱火的防守,詹姆斯和韋德都應該入選最佳防守第一陣容,這兩人的防守伸縮性,一對一鎖定能力,都是聯盟頂級的。

        正是因為有這兩人存在,熱火才能打這么小的陣容。

        他們就像當年的公牛一樣,喜歡在下半場突然加大防守強度,通過一陣陣壓迫性的防守將對手淹沒。

        就算是他,應付起這樣的包夾也要手忙腳亂。

        李幸接過了皮球,背部一挺,皮特曼被他撞退了。

        這時,詹姆斯火速后退。

        他的速度太快了,李幸全然沒有注意到他的步伐,人影一下就在他的面前閃現了出來。

        李幸收住球,高高舉起。

        “這下你怎么辦?”

        皮特曼看見了機會,大聲干擾,能否防住李幸,全看接下來的幾秒鐘了。

        “你不行的!你絕對打不了!有我在,你不行!”

        皮特曼的垃圾話和喬爾安東尼不同。

        后者是因為不可思議的自信,認定自己完全可以和李幸一爭高下皮特曼就比較慫,也比較理智,他正確地認識到了雙方的差距,非常明白一點:如果一對一拉開干一架的話,他是一定、肯定、毫無疑問、百分百地會被李幸上上下下徹徹底底地干爆。

        這一點,通過之前的四場比賽,通過李幸場均在熱火身上砍下3030612就可以看出。

        皮特曼對自我有一個明確的認知,這是熱火的其他內線不具備的。

        雖然他曾經很猖狂,但他現在已經認命了。

        這也正是斯波爾斯特拉不喜歡用他的原因,未戰先怯,這還了得?

        詹姆斯的包夾讓他得以狐藉虎威。

        防住李幸的意義無需多說。

        在關鍵時刻,李幸就是猛龍隊的指路明燈,有他在場,全隊都有心氣。

        詹姆斯也是抱著十足的把握收縮包夾的。

        李幸一手托球,淡定地靠住皮特曼,高舉高打。

        高度優勢擺在那,即使包夾,詹姆斯也沒法逼的李幸把球放下來。

        詹姆斯下來包夾,代表著巴恩斯有空位。

        李幸不喜歡蠻干,他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這位暴躁的老家伙。

        “拉奇!”

        巴恩斯一聲大喝,把李幸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

        李幸出球之時,卸開皮特曼施加到自己身上的力量,直接切進了籃下。

        巴恩斯的技術就是再粗糙,出球意識再差勁,也知道李幸跑到那個位置代表著什么。

        一老一少,在兩秒內打出了漂亮的配合。

        巴恩斯送出一記糟糕的空中接力傳球。

        李幸空中接球,距離籃筐甚是遙遠,他難以順手進行下一步的攻擊,只得把球輕輕挪動,運用挑籃,在籃筐之上的高度挑出了皮球。

        這是真正的“進與不進全看他的手感”投籃。

        皮特曼目瞪口呆,詹姆斯心有不甘,全場的目光都落到了皮球上面。

        “唰!”

        輕微的一聲響,好像落入湖泊般,籃球進入了籃筐,落到地上。

        “兩個人不夠吧?”

        李幸留下這句話,轉身跑了。

        詹姆斯握緊拳頭,身邊的皮特曼瑟瑟發抖。

        李幸總是能干出這種超出他認知的事情,他越來越后悔當初第一次上場表現出來的猖狂了。

        他只是太久沒打比賽了,想要嚎一嗓子給自己壯膽。

        卻沒想到惹了這尊瘟神。

        “勒布朗!”

        韋德壓住了德羅贊,背身要球。

        詹姆斯觀察了下他身邊的人員配置,還是那個問題。

        韋德能在李幸趕過來協防之前完成進攻嗎?

        詹姆斯相信韋德的能力,他沒有猶豫,傳球進去,讓韋德來處理這一球。

        皮球到了韋德的手上,他拿著球連著晃動肩部,忽然啟動,要作轉身面筐動作。

        李幸的協防好似夢魘般環繞在身后,韋德根本動彈不了。

        無論韋德多想挑戰李幸的防守,此刻都要屈從于理性。

        理性告訴他,退一步海闊天空。

        那就退一步吧。

        李幸的肩膀在德羅贊身上撞了一下,借了力,猛地跳起,后撤步出了油漆區,跳投,擦板球進。

        閃電俠吹著撥球的手指:“這就是你我的差距所在,看到了嗎?”

        德羅贊深吸了一口氣,他不會認輸:“我看不見,即使看見了,我也不會認輸,這場比賽不會結束,在我擊敗你以前,不會結束。”

        “擊敗我?”

        韋德冷笑道:“十年以后再說吧!”

        “拉奇,幫我擋拆。”德羅贊說。

        “你要是每次都這么伶牙俐齒的話就好了。”李幸面無表情地黑了黑德羅贊。

        德羅贊囧的一逼,迅速從李幸的面前跑開。

        半場,李幸反復考量著德羅贊的提議。

        給他擋拆當然沒問題,重點是他要如何進攻?他現在的中距離跳投已經很穩定了,只是這種強度下,命中率難以為繼。

        而且,要把韋德擋死也不容易。

        最好的辦法是讓李幸來控球,以他為柱子,讓德羅贊來回繞動。

        只可惜德羅贊目前正想著在全體觀眾的面前和韋德來一場男人間的戰斗,他不會接受這個提議的。

        李幸輕輕吐了口氣,只能由著他胡來了。

        李幸心中的不安最終轉化成了現實。

        他的擋拆的確牢靠,可是,再牢靠的擋拆也要趁著對方不注意才能發揮作用。

        韋德如今防他的擋拆像防賊一樣,他根本靠不住。

        只能暫緩韋德的步伐,以他的速度,即使落后一丁點,憑借后續加速是完全可以跟上德羅贊的。

        德羅贊不懂這個道理,吃帽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他正要投籃,韋德的防守跟進很快,跳起來封蓋的速度更是駭人。

        一聲爆響,德羅贊吃了一記大爆栗。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籃下我為王》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籃下我為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