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96章 一更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煙了了 書名:久愛成疾
        溫楚自然不會留在鄰居家吃飯,還讓老人家去整下酒的菜。

        “我回家讓人把明代釉里紅送一個過來?”紀凜冬看了看古板的小老頭,再看了看漂亮可愛的小媳婦,分分鐘決定回家跟小姑娘吃飯。

        “你家真的有,還不止一個?”趙老痛心疾首,簡直要捶胸自閉,這小子真是糟蹋寶貝啊,這么好的東西,隨隨便便的不當回事。

        “應該是有的吧,等送來了,您老鑒定一下。”紀凜冬起身說道,慢條斯理地說道,收藏品太多,他記得家里是有一對的,為了盡快脫身,只能送一個過來轉移這小老頭的注意力。

        趙老整個心神都被明代釉里紅給迷住了,小雞啄米一樣地點了點頭,也就不記得要留這幾個小年輕人吃飯的事情。

        “那你可要快點送過來,我在家里等著啊。”趙老眼巴巴地說道。

        紀凜冬點了點頭,唇角上揚,等出了院子,見溫楚冷若冰霜的小模樣,頓時笑容微僵,輕咳了幾聲,說道:“我就過來串串門子。”

        溫楚瞬間就炸了,冷笑道:“你又不住在這,你串的哪門子的門子?這可是我唯一住的地方,等你謠言散播的滿天飛的時候,你是準備讓我搬走不住嗎?”

        春熙苑的房子沒辦法轉手賣掉,本身就是福利房,最多可以傳承下去,所以溫楚的房子是賣不掉的。就算能賣,手續也很復雜。

        紀凜冬臉色微微變色,見她真的生氣了,皺起了眉頭,尋思著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過分了?男人冷冷瞥了一眼木拓,有外人在,他肯定是不道歉的。

        “紀先生手段通天,有權有勢,從來都是控制輿論的一方,自然不把那些流言碎語放在心上,只是你這樣做,對溫楚的名譽傷害很大。為了到達自己的目的而不折手段,在感情里,是不是過于自私了。”木拓淡淡含笑地說道,字字誅心。

        木拓的話說的紀凜冬臉色鐵青,竟然無力反駁,他一開始只是開開玩笑,畢竟自己以后要娶肯定只會娶溫楚,小姑娘要是生氣了,他哄一哄,道個歉,這個事情就過去了,但是被木拓這么一說,他就妥妥的是自私自利的那一類人。

        “你今天就搬回去。”溫楚冷冷地甩下一句話就往小別墅走。

        木拓也朝著他微笑地點了點頭,然后跟了上去。

        紀凜冬有些煩躁地抓了抓腦袋,額前的碎發垂下來,白凈斯文的面容閃過一絲的陰沉。木拓這王八犢子插刀插的真是狠準快。

        紀凜冬打了電話,讓鄭谷去取了一對明代釉里紅的瓷碗過來,然后站在小區里反思了一下,這才回溫楚的小別墅,想了一肚子服軟道歉的話,結果回到家發現溫楚人不在,頓時眉頭皺的都能打結。

        “小鄭,你去木拓家瞅瞅,看溫楚在不在?”

        鄭谷正好送瓷碗過來,被15棟那老爺子兩眼發光地拉住,那眼神就跟狼見了小羔羊,結果那老爺子搶了他的瓷碗,就坐在院子里,帶著放大鏡研究,完全當他不存在。

        鄭谷一陣無語,轉道去了木拓家,偷偷摸摸地打量了一番,果然看見了溫楚,一個在做飯,一個在看書。

        “紀先生,人,人在木拓家。”鄭谷一溜煙跑到了八棟,匯報道,“要不,我給溫小姐打電話?”

        “回吧。”紀凜冬臉色有些陰沉地說道,然后起身就往外走。

        回,回家?不找了?

        鄭谷愣了一下,飛快地跟上去。

        “最近有出差行程沒?”紀凜冬坐上車,俊臉冷冷地問道。

        “有的。”鄭谷飛快地翻開行程表,自從紀先生不務正業整日追前妻之后,行程表如同虛設,好在集團自有一套成熟的運營體系,紀先生只負責把握集團運作的方向就好。

        “您想去哪里出差?從美洲到非洲,各地都有業務來往。”鄭谷挑了比較重要的來說。

        “隨便。”男人冷冷地甩下兩個字,既然溫小楚嫌棄他礙眼,他出差去就是了,也是時候冷靜冷靜,錯過他,溫小楚還能找到比他更合適的男人?

        紀凜冬想到那些狂蜂浪蝶,頓時心情浮躁,算了,去滑雪冷靜一下。

        紀凜冬出差,一連好幾天都沒出現在溫楚面前,直到他在阿爾卑斯山滑雪的行蹤被報道,溫楚才知道他出國了,如此一來,溫楚留在國內拍戲,之前說兩人隱婚同居等等諸多猜測都不攻自破。

        溫楚休息了兩天,就去劇組繼續拍戲,由于有了上一次綁架的經歷,整個劇組的人警惕性都高了起來,小秋更是4小時跟著,于是緊張拍攝了一周,劇組終于殺青了。

        殺青宴,溫楚沒參加,拿到片酬之后,就回了一趟學校,她的情況特殊,不能跟同學們一起排演節目,所以溫楚都是拿自己的影視作品當學校的作業,照顧到她的身份,學校方面也就適當地做了調整。

        退圈的事情,按照趙葵的意見是,暫時不說,慢慢地淡出在公眾的視線里,只對外宣布長時間休息。

        處理完這些瑣碎的事情,又妥善安排了明年的畢業作品的事情,溫楚就回家整理了行李,趁著紀凜冬沒有回國,悄無聲息地離開了帝都,第一站就是父母的祖籍安縣下面的紀家村。

        紀家村是她奶奶當年知青下鄉的地方,她爺爺就是土生土長的紀家村的人,后來舉家遷走,連根都遷走了。

        溫楚坐了高鐵轉汽車到了紀家村,紀家村已經發展成旅游小鎮,她在小鎮上住了兩晚,發現早已找不到資料里記載的痕跡,紀家老房子都推倒了,多年無人回來,一切都上交給了國家。

        而且小鎮也不允許土葬,溫楚在小鎮的陵園里買了一塊墓地,給逝去的父母建了一個衣冠冢,立了無字碑,然后祭拜了一番,這才離開,一路向南走。

        紀凜冬出差半個月,回來時,原想著溫楚應該氣消了,結果發現人沒了,頓時氣的心肝肺都疼了起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久愛成疾》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久愛成疾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