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154章 跟大雪一起走吧!(下)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亲亲雪梨 书名:华年
        李兰岚跟魏成林说了几句话,魏成?#20013;?#19981;在焉,几次看着闵柔欲言又止,其他人没看出什么苗头来,但是乔琳却觉得奇怪。

        不过一两分钟的时间,李兰岚再推门进去的时候,吓得尖叫一声,差点儿瘫坐在地上。

        窗户大开着,凛冽的寒风鱼贯而入,原本温暖如春的病房,冷得像冰窖一样。

        闵佳坐在窗台上,任凭家人怎么呼喊,她也不肯回头。乔琳第一次看到小姨六神无主,她也急得要命,她突然想起了燕大夫,他说,闵佳听他的话。

        她拔腿就跑,穿过重重人群,二话不说,拉着燕大夫就往楼下冲。闵佳病房外面已经围了一圈人,魏成林正在以一己之力把他们往外赶。燕大夫挤了进来,看到摇摇欲坠的闵佳,心提到了嗓子眼。

        闵佳很瘦弱,像个布娃娃,风再大一点,就能把她给吹走。

        外面飘起了雪花,大雪可以覆盖一切罪恶,?#37096;?#20197;洗清一个?#35828;?#28789;魂。

        “你不干净了,你应该去死,死了就能解脱了”

        闵佳像是听到了咒语一样,眼神迷离,伸出手接住了片片雪花。

        “宋闵佳!你醒醒!”

        燕大夫惊天动地一声大吼,闵佳蓦然转过头来。

        “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被玷污了?不是,你没有犯?#39759;?#32618;!你是不是以为你跳下去,就彻底解脱了?不是,你以为你的死亡,会刺激到?#20999;?#27450;负你的人吗?会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吗?还是说,你的死会让他们醒悟过来?#30475;恚?#20182;们会改头换面,换个名字,转到别的学校,继续逍遥自在地活着。直到受到?#22836;?#20043;前,他们不会进行?#39759;?#21453;省,也不会有?#39759;?#25913;变。所以,你的死除了给家人带?#27425;?#23613;的伤痛之外,还能带来什么呢?”

        燕大夫青筋爆裂,闵佳迷茫的眼神有了一丝焦点,两行泪珠顺着脸庞滑落下来。

        “闵佳,你正在经历着这个世界的暴风雪,不想看看这个世界会变得有多美好吗?你忘了我跟你说那句话了吗?世界属于强有力的人,属于大无畏的人,属于不屈不挠的人。闵佳,坚强一点,你还?#24515;?#20040;多家人朋友,回来吧,回来和我们并肩战?#32602; ?br />
        闵佳嘴唇蠕动,终于毫无顾忌地大哭起来。

        燕大夫冲着她伸出了手:“闵佳,欢迎你回来,?#19981;?#36814;你变得更强大。”

        闵佳泪眼朦胧,握住了燕大夫的手,燕大夫顺势把她抱了下来。李兰岚浑身瘫软,还是闵柔更坚强一些,跑过去抱住了妹妹。

        燕大夫不像刚才那样慷慨激昂了,他柔声说道:“你要是觉得累,就跟大人说撤诉,只要你能咽得下这口气。”

        闵佳本?#33151;?#24369;,没?#24515;?#20040;坚定的信念,听了燕大夫的话,便犹豫了起来。

        闵柔则风风火火地说道:“都走到今天了,不能?#32602;?#25764;的话,我们宋家就成了全港城的笑话了!”

        闵佳更加纠结,指甲掐进了肉里。

        燕大夫给闵柔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说了,他跟闵佳说道:“闵佳,有的人受伤了,为了让伤口快点儿好起来,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28937;丝?#32473;缠得严严实实,可是过不了多?#33579;?#20260;口?#31361;?#21457;炎,会腐?#33579;?#25630;不好会有生命危险而有的人,不怕?#28937;丝?#32473;大夫看,积极地消炎,剔除化脓的地方,把脓血给挤出来,然后再用绷带包扎。你说,这两种做法,哪种好得更快一些?”

        闵佳没有应答,但是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燕大夫继续说道:“其?#22320;?#32905;、挤脓血非常痛苦,但如果回避这种痛苦,总有一天,这个小伤痛?#31361;?#21361;?#21543;?#21629;。我希望闵佳做个勇敢的姑娘,先把脓血挤出来,再慢慢疗伤,好不好?”

        闵佳听明白了,她看着燕大夫点了下头,虽然很轻,但是很坚定。

        又一场大雪覆盖了港城,那天深夜,李兰?#21543;?#39746;落魄地到了乔家,她瘦得快脱相了。乔琳听到停车声跑了出来,却被小姨的车给吓了一跳。

        “小姨,你出车祸了?!”

        “没事,我没受伤。”

        李兰芝闻声出来,看到面目全非的车头,也吓得不轻:“你非得大雪天开车?路上有多滑你不知道么?非得出事了才开心?你就不想想闵柔闵佳?”

        李兰岚不理会大姐的唠叨,径直走了过来,扑进了大姐怀里,无声抽泣了起来。

        乔琳不停地咋舌天呐,天下无敌的小姨,居然?#19981;?#26377;这么软弱的时刻!

        李兰芝倒是没有太意外,轻轻拍打着妹妹的?#24120;?#23433;慰道:“没事的,等这场大雪过去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乔琳飞奔到后厨,跟老爸说了这匪夷所思的一幕。乔建军没搭理她,而是下了两碗馄饨,说道:“你小姨今天肯定没吃东西,你妈也一口没吃,我给她俩做点吃的。”

        馄饨端出来了,姐妹俩依然没动筷子。李兰岚疲惫地说道:“还没有?#22836;?#22351;人,倒差点儿先把我闺女的命给搭进去,我在想,我这么做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到头来,可能还是讨不回公道,我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既然做了,那就做到?#20303;V型?#25918;弃,可不是你李兰岚的风格。”

        “前些日子,我们系来了一位韩国教授,听他讲了最近上映的一部电影。说是女儿被杀了,杀人犯被判了刑,但是母亲设了很大一个局,找了最好的律师,最终让这个杀人犯无罪?#22836;擰!?br />
        ?#25300;?#20160;么?”

        ?#21543;?#20154;犯被放出来之后,就被一把火给烧死了。对这位母亲而言,其他刑罚太过仁慈,只有亲手烧死他,才能为女儿报仇。”李兰岚说道:“大姐,?#23016;?#21035;理解那位母亲的心情,闵佳还没有被伤害,我就想烧死他们!要是闵佳有个三长两短,我就”

        “兰岚,你和易之都是港城?#22411;?#26377;脸的人物,你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盯着。不可冲动,一定要谨慎再谨慎。”

        ?#25300;?#30693;道。”

        ?#21543;洗文?#20116;个学生回来的时候,易之就已经动了些手脚了吧?别以为大家都看不见,?#20999;?#23398;生家长也不是善茬,都是为了自己孩子,到了拼死一搏的时候,他们也是什么事?#20960;?#24471;出来。”

        李兰岚难得没有顶嘴,而是很温顺地点?#35828;?#22836;。

        “你们?#32972;?#20915;定走法律程序,不就是想堂堂正正地给闵佳讨回一个公道吗?在判决下来之前,先不要做小动作,免得被对方抓住把柄。”

        “这些我们都知道,你放心好了。”

        李兰岚跟大姐倾诉完之后,就轻松了许多。她想起什么似的,喊出了在里屋写作业的乔琳。

        “怎么了?”乔琳趿拉着拖鞋,?#32773;者?#22320;跑了出来。

        “你今天是怎么想到让燕大夫来劝闵佳的?”

        乔琳仰着头,顿住了:?#25300;?#20063;不知道,就是觉得燕大夫看闵佳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

        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兰岚心里五味陈杂,不知如何是好。

        乔琳一本正经地说道:“小姨,你要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现在闵佳的案子是主要矛盾,感情问题是次要矛盾,我们要集中主要力量,解决主要矛盾!”

        李兰岚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连日来,她第一次被逗笑。

        乔琳说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背政治了。我这次期末考试,政治就把我文综的分给拉下去了,好气!”

        李兰芝也笑了:“你说得头头是道的,还以为你学得多好呢,快去背吧!”

        在乔建军的一再催促下,姐妹二人总算动起了筷子,李兰岚不解地问道:“都这个点儿了,你怎么也没吃饭?”

        李兰芝没吭声,乔建军替她说道:“你大姐今天跑了很多地方,拜访了很多前同事。”

        ?#25300;?#20160;么呀?你不是去教育局了吗?不应该是?#20999;?#20154;争着抢着过来拜访你吗?”

        李兰芝依旧没作答,并给丈夫使了个颜色,但乔建军装作没看到,说道:“她是去搜集证据的,劝他们出来作证。”

        李兰岚的情绪已经很稳定了,可是热泪涌上眼窝,只是一瞬间的事。在那一瞬间,她看到了大姐鬓边,已是华发丛生。

        李兰芝埋头吃饭,说道:“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不提也罢。”

        乔琳又?#32773;者?#22320;跑了出来,掰着指头数了起来:“小姨,沈春晓的罪行可多了呢,她虚荣成性,谎话连篇,殴打同学,恐吓学?#33579;?#36824;敲诈勒索,骗富二代的钱,这些罪名不能起诉吗?”

        “要是能告就告了,没有证据啊!”

        乔琳不解地问:“你们都从哪里找证据啊?你们怎么没有人问过我啊?”

        三个大人面面相觑,乔建军问道:“你去?#35828;?#22269;好几个月,怎么可能有证据?”

        “哎呀,你们真是死心眼!我虽然人在国外,但是校园里发生了什么,我都知道啊!”乔琳无不得意地说道:?#25300;?#21487;是同学们的知心大姐,他们有什么不开心的事,都会在上跟我聊。?#20999;?#32842;天记录都在我姑姑电脑上,可以当作证据吗?”

        屋外寒风呼啸,卷起阵阵雪花而屋内一片静谧,突如其来的惊喜让他们忘记了语言。

        乔琳继续说道:?#25300;一?#32852;系了赵琳琳,她在省城学画呢,如果需要的话,她愿意回来作证还有另一位同学,还记得吧?我高一的同桌周菲。她从小跟沈春晓一个学校,知道她很多事,沈春晓胁迫过她,她最终转学了。她不敢出庭,但是她说,我跟她的聊天记录,只要把她的名字打?#19979;?#36187;克,就可以拿出来作证。”

        雪还在下着,或许这场雪化了,所有的罪行就无法掩盖了。

    如果您?#19981;?请点击这里把《华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华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