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154章 跟大雪一起走吧!(下)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親親雪梨 書名:華年
        李蘭嵐跟魏成林說了幾句話,魏成林心不在焉,幾次看著閔柔欲言又止,其他人沒看出什么苗頭來,但是喬琳卻覺得奇怪。

        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李蘭嵐再推門進去的時候,嚇得尖叫一聲,差點兒癱坐在地上。

        窗戶大開著,凜冽的寒風魚貫而入,原本溫暖如春的病房,冷得像冰窖一樣。

        閔佳坐在窗臺上,任憑家人怎么呼喊,她也不肯回頭。喬琳第一次看到小姨六神無主,她也急得要命,她突然想起了燕大夫,他說,閔佳聽他的話。

        她拔腿就跑,穿過重重人群,二話不說,拉著燕大夫就往樓下沖。閔佳病房外面已經圍了一圈人,魏成林正在以一己之力把他們往外趕。燕大夫擠了進來,看到搖搖欲墜的閔佳,心提到了嗓子眼。

        閔佳很瘦弱,像個布娃娃,風再大一點,就能把她給吹走。

        外面飄起了雪花,大雪可以覆蓋一切罪惡,也可以洗清一個人的靈魂。

        “你不干凈了,你應該去死,死了就能解脫了”

        閔佳像是聽到了咒語一樣,眼神迷離,伸出手接住了片片雪花。

        “宋閔佳!你醒醒!”

        燕大夫驚天動地一聲大吼,閔佳驀然轉過頭來。

        “你是不是以為自己被玷污了?不是,你沒有犯任何罪!你是不是以為你跳下去,就徹底解脫了?不是,你以為你的死亡,會刺激到那些欺負你的人嗎?會對他們造成什么傷害嗎?還是說,你的死會讓他們醒悟過來?錯!他們會改頭換面,換個名字,轉到別的學校,繼續逍遙自在地活著。直到受到懲罰之前,他們不會進行任何反省,也不會有任何改變。所以,你的死除了給家人帶來無盡的傷痛之外,還能帶來什么呢?”

        燕大夫青筋爆裂,閔佳迷茫的眼神有了一絲焦點,兩行淚珠順著臉龐滑落下來。

        “閔佳,你正在經歷著這個世界的暴風雪,不想看看這個世界會變得有多美好嗎?你忘了我跟你說那句話了嗎?世界屬于強有力的人,屬于大無畏的人,屬于不屈不撓的人。閔佳,堅強一點,你還有那么多家人朋友,回來吧,回來和我們并肩戰斗!”

        閔佳嘴唇蠕動,終于毫無顧忌地大哭起來。

        燕大夫沖著她伸出了手:“閔佳,歡迎你回來,也歡迎你變得更強大。”

        閔佳淚眼朦朧,握住了燕大夫的手,燕大夫順勢把她抱了下來。李蘭嵐渾身癱軟,還是閔柔更堅強一些,跑過去抱住了妹妹。

        燕大夫不像剛才那樣慷慨激昂了,他柔聲說道:“你要是覺得累,就跟大人說撤訴,只要你能咽得下這口氣。”

        閔佳本就軟弱,沒有那么堅定的信念,聽了燕大夫的話,便猶豫了起來。

        閔柔則風風火火地說道:“都走到今天了,不能撤!撤的話,我們宋家就成了全港城的笑話了!”

        閔佳更加糾結,指甲掐進了肉里。

        燕大夫給閔柔使了個眼色,示意她不要再說了,他跟閔佳說道:“閔佳,有的人受傷了,為了讓傷口快點兒好起來,他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傷口給纏得嚴嚴實實,可是過不了多久,傷口就會發炎,會腐爛,搞不好會有生命危險而有的人,不怕把傷口給大夫看,積極地消炎,剔除化膿的地方,把膿血給擠出來,然后再用繃帶包扎。你說,這兩種做法,哪種好得更快一些?”

        閔佳沒有應答,但是她心里已經有了答案。

        燕大夫繼續說道:“其實剜肉、擠膿血非常痛苦,但如果回避這種痛苦,總有一天,這個小傷痛就會危及生命。我希望閔佳做個勇敢的姑娘,先把膿血擠出來,再慢慢療傷,好不好?”

        閔佳聽明白了,她看著燕大夫點了下頭,雖然很輕,但是很堅定。

        又一場大雪覆蓋了港城,那天深夜,李蘭嵐神魂落魄地到了喬家,她瘦得快脫相了。喬琳聽到停車聲跑了出來,卻被小姨的車給嚇了一跳。

        “小姨,你出車禍了?!”

        “沒事,我沒受傷。”

        李蘭芝聞聲出來,看到面目全非的車頭,也嚇得不輕:“你非得大雪天開車?路上有多滑你不知道么?非得出事了才開心?你就不想想閔柔閔佳?”

        李蘭嵐不理會大姐的嘮叨,徑直走了過來,撲進了大姐懷里,無聲抽泣了起來。

        喬琳不停地咋舌天吶,天下無敵的小姨,居然也會有這么軟弱的時刻!

        李蘭芝倒是沒有太意外,輕輕拍打著妹妹的背,安慰道:“沒事的,等這場大雪過去了,一切都會過去的。”

        喬琳飛奔到后廚,跟老爸說了這匪夷所思的一幕。喬建軍沒搭理她,而是下了兩碗餛飩,說道:“你小姨今天肯定沒吃東西,你媽也一口沒吃,我給她倆做點吃的。”

        餛飩端出來了,姐妹倆依然沒動筷子。李蘭嵐疲憊地說道:“還沒有懲罰壞人,倒差點兒先把我閨女的命給搭進去,我在想,我這么做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到頭來,可能還是討不回公道,我這么做的意義何在?”

        “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中途放棄,可不是你李蘭嵐的風格。”

        “前些日子,我們系來了一位韓國教授,聽他講了最近上映的一部電影。說是女兒被殺了,殺人犯被判了刑,但是母親設了很大一個局,找了最好的律師,最終讓這個殺人犯無罪釋放。”

        “為什么?”

        “殺人犯被放出來之后,就被一把火給燒死了。對這位母親而言,其他刑罰太過仁慈,只有親手燒死他,才能為女兒報仇。”李蘭嵐說道:“大姐,我特別理解那位母親的心情,閔佳還沒有被傷害,我就想燒死他們!要是閔佳有個三長兩短,我就”

        “蘭嵐,你和易之都是港城有頭有臉的人物,你們的一舉一動都有很多人盯著。不可沖動,一定要謹慎再謹慎。”

        “我知道。”

        “上次那五個學生回來的時候,易之就已經動了些手腳了吧?別以為大家都看不見,那些學生家長也不是善茬,都是為了自己孩子,到了拼死一搏的時候,他們也是什么事都干得出來。”

        李蘭嵐難得沒有頂嘴,而是很溫順地點了點頭。

        “你們當初決定走法律程序,不就是想堂堂正正地給閔佳討回一個公道嗎?在判決下來之前,先不要做小動作,免得被對方抓住把柄。”

        “這些我們都知道,你放心好了。”

        李蘭嵐跟大姐傾訴完之后,就輕松了許多。她想起什么似的,喊出了在里屋寫作業的喬琳。

        “怎么了?”喬琳趿拉著拖鞋,噠噠噠地跑了出來。

        “你今天是怎么想到讓燕大夫來勸閔佳的?”

        喬琳仰著頭,頓住了:“我也不知道,就是覺得燕大夫看閔佳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樣。”

        這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蘭嵐心里五味陳雜,不知如何是好。

        喬琳一本正經地說道:“小姨,你要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現在閔佳的案子是主要矛盾,感情問題是次要矛盾,我們要集中主要力量,解決主要矛盾!”

        李蘭嵐一下子就笑了起來,連日來,她第一次被逗笑。

        喬琳說道:“沒什么事的話,我就先去背政治了。我這次期末考試,政治就把我文綜的分給拉下去了,好氣!”

        李蘭芝也笑了:“你說得頭頭是道的,還以為你學得多好呢,快去背吧!”

        在喬建軍的一再催促下,姐妹二人總算動起了筷子,李蘭嵐不解地問道:“都這個點兒了,你怎么也沒吃飯?”

        李蘭芝沒吭聲,喬建軍替她說道:“你大姐今天跑了很多地方,拜訪了很多前同事。”

        “為什么呀?你不是去教育局了嗎?不應該是那些人爭著搶著過來拜訪你嗎?”

        李蘭芝依舊沒作答,并給丈夫使了個顏色,但喬建軍裝作沒看到,說道:“她是去搜集證據的,勸他們出來作證。”

        李蘭嵐的情緒已經很穩定了,可是熱淚涌上眼窩,只是一瞬間的事。在那一瞬間,她看到了大姐鬢邊,已是華發叢生。

        李蘭芝埋頭吃飯,說道:“沒什么實質性的進展,不提也罷。”

        喬琳又噠噠噠地跑了出來,掰著指頭數了起來:“小姨,沈春曉的罪行可多了呢,她虛榮成性,謊話連篇,毆打同學,恐嚇學妹,還敲詐勒索,騙富二代的錢,這些罪名不能起訴嗎?”

        “要是能告就告了,沒有證據啊!”

        喬琳不解地問:“你們都從哪里找證據啊?你們怎么沒有人問過我啊?”

        三個大人面面相覷,喬建軍問道:“你去了德國好幾個月,怎么可能有證據?”

        “哎呀,你們真是死心眼!我雖然人在國外,但是校園里發生了什么,我都知道啊!”喬琳無不得意地說道:“我可是同學們的知心大姐,他們有什么不開心的事,都會在上跟我聊。那些聊天記錄都在我姑姑電腦上,可以當作證據嗎?”

        屋外寒風呼嘯,卷起陣陣雪花而屋內一片靜謐,突如其來的驚喜讓他們忘記了語言。

        喬琳繼續說道:“我還聯系了趙琳琳,她在省城學畫呢,如果需要的話,她愿意回來作證還有另一位同學,還記得吧?我高一的同桌周菲。她從小跟沈春曉一個學校,知道她很多事,沈春曉脅迫過她,她最終轉學了。她不敢出庭,但是她說,我跟她的聊天記錄,只要把她的名字打上馬賽克,就可以拿出來作證。”

        雪還在下著,或許這場雪化了,所有的罪行就無法掩蓋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華年》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華年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