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8章 心虛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衛幽 書名:畫春嬌
        假山下確實埋著東西,但卻不是什么寶藏財寶。

        而是一件沉寂多年的命案。

        若不是今日侯大小姐等人非要拉著薛琬過來,她看不到這假山,也許還記不起來有這樁事。

        她并不是執著的人,重生歸來,也不當自己是救世主。

        但若是隨手遇見的事,能管的,還是要管的,她認為這是對老天犒賞讓她重新活一世的回報。

        人,還是要善良一點得好,因為不管你欠了誰,總會有要償還的那一天,或早或晚罷了。

        魏玳瑁簡直驚呆了,她沒有想到侯大小姐等人居然這么容易就被忽悠了。

        很顯然攝政王的寶藏不可能藏在假山之下,否則,來來往往那么多人,怎么可能就錯過了呢?

        就算真的藏在密道里,這群天真的貴女怎么就能篤定她們就有足夠的運氣找到別人都找不到的密道?

        不過,這也正合她意。

        管家見這幾位小姐居然要玩什么鉆山洞的游戲,一時不知道說什么好,但對方都是名門貴女,又給了足夠多的銀子,讓他準備的東西,他還是準備好了送上。

        幾個火把,一個打火石,一些干糧和水。

        他緊張地說道,“這地道我走過多次了,蛇蟲鼠蟻甚多,而且都是毒蟲,若是被咬一下,可是又疼又癢,要腫好些天的。”

        危險是沒有危險的。

        但這些貴女多么嬌貴,蟲子咬開了她們漂亮的臉蛋,留下一個紅點點,他這把老骨頭也擔當不起啊!

        侯大小姐哼了一聲,“你這老頭忒煩,我說了要下去,那就得下去,蛇蟲鼠蟻怕什么,誰怕那些誰是小狗。”

        她心中暗想,里面的蛇蟲鼠蟻她不知道,反正這會兒洛貴女的布袋中還藏著些蝎子老鼠。

        到時候,若是有寶藏便罷了,若是沒有,就將那些東西都放出來,看不把薛琬嚇出毛病來。

        一行七人齊刷刷下去,除了蕭秀秀,居然沒有一個人是真怕的。

        蕭秀秀不敢在這幫皇城貴女面前露出怯意,就算心里怕得要死,也要逞強裝作自己毫不在意。

        她一邊順著火把微弱的燈光往里面走,一邊給自己壯膽,“唉,就是氣味難聞一點,我可是一個老鼠都沒有踩到/”

        話音剛落,只見她感覺到腳下有柔軟的觸感,一個激靈,便大喊大叫起來,“啊,有東西!”

        火把照了過去,并不是什么活物,只是一件破舊的披風,可能是之前哪位來玩時拉下的。

        侯大小姐便剮了蕭秀秀一眼,“帶著你可真是累贅,原本什么事都沒有,都要被你嚇出病來。”

        她冷哼一聲,“洛洛,我們走,先去看看哪里有可能藏有暗門。”

        洛貴女便開頭引路,一行四人先行離開。

        末來,侯大小姐還不忘記叫道,“你們三個膽小鬼,還不趕緊跟上來。”

        不一會兒,腳步聲小了,應該已經走得遠了。

        魏玳瑁低聲說道,“我看這里都是直道,連個岔路都沒有,若這是山洞,也太簡單了一些。”

        她有些不得其解,“那從前來這里的人為什么都說這個山洞是多么可怖?我看,尋常得很嘛。”

        薛琬抿了抿唇,“恐懼源于未知,有時候不是真的有什么嚇人的,而是你心里的惡障在嚇人。”

        她忽然抬頭指著前方說,“你看,那里有個穿著白衣裳的中年婦人,頭上戴著一支錦鳳釵,正在上吊呢!”

        話音還未落下,只見蕭秀秀的臉色嚇得慘白。

        她抱著頭蹲在地上,“不,不要,不是我,不是我!”

        薛琬目光一頓,隨即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蕭妹妹,你在做什么?”

        她掩著嘴笑,“我只是舉個例子告訴你們,這里明明什么都沒有,但只有有人動了花心思,隨意編造一點東西出來,就能嚇死人。”

        魏玳瑁哈哈拍手大笑,“可不是,蕭妹妹就被嚇壞了。”

        蕭秀秀顫抖的身體這才慢慢平復,她心里懊惱地要死,但卻不敢發作。

        只能干笑兩聲,“薛姐姐不要再開這樣的玩笑了,我真的害怕。”

        其實她也并不是那么膽小的,只是薛琬說的那個白衣裳的上吊婦人,和自己記憶中那道影子實在太像了。

        人心藏著最大的黑暗和恐懼,她一時想到了過去,這才情不自禁害怕起來的。

        薛琬說道,“好好好,是我的錯,我不該胡說八道的,我們繼續往前走吧。”

        心里卻在想,果然蕭然母親的死和蕭家二房脫不開干系。

        甚至這個蕭秀秀也是知情人。

        否則,為什么她只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將蕭然母親的形象和死因說了出來,那蕭秀秀就怕成這樣?

        不是心里有鬼,是不會害怕鬼來敲門的。

        她打定主意,等會兒在送走這對兄妹之前,要好好詐一詐,若是能幫蕭然查清楚他母親真正的死因,那也算是他們朋友一場了。

        三人調整呼吸,打著火把繼續往前走去,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侯大小姐等人。

        侯大小姐瞪著薛琬,“你們做什么了,怎么來得這么晚?”

        她一雙眼睛生得好看,眼神里卻都是些懷疑和刻薄,“莫不是你們發現了什么?故意要躲開我們?”

        也是有這個可能的。

        畢竟攝政王的寶藏在這里這事,是薛琬說的。

        第一個知道此事的人是薛世安,那是薛琬的四叔,薛琬故意隱瞞下一些內情,那簡直太正常了。

        畢竟那可是整個攝政王的寶藏呢,那么多金銀珠寶,對誰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誘惑。

        特別是窮得嘀嗒響的靖寧侯府,若是平白無故得了那么一注財,以后,那薛琬不是要橫著走路了嗎?

        侯大小姐越想越氣不過,非要薛琬交代個清楚。

        薛琬無奈極了,“我若是想誠心隱瞞什么,也就不會告訴你們這件事了。”

        她搖搖頭,“侯大小姐你想想看是不是這個道理?”

        魏玳瑁也說道,“不過只是個傳說罷了,正好大家閑著無聊當個玩意兒冒個險,也就是你們當真事似得。當真無趣!”

        侯大小姐想了想,確實如此。

        她便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那就繼續往前走吧!”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畫春嬌》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畫春嬌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