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0章 怕我又丟了是不是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梅苑雪 書名:杏香劫
        張果兒在林子里小兔子一般飛跑,一群侍衛和車夫太監跟在后面追著來保護

        跑了一段兒,張果兒回頭:n好!看不見車兒了!

        “站住!”張果兒命道。

        胖胖的太監跑得賣力,一時剎不住車,嘭地撞在前面的車夫身上。

        “就在這里了!你等轉過身子去,圍成一圈,好生替本公主看著,不容許任何人靠近!”

        那是自然

        開玩笑!公主小解,是何等與眾不同的事!如若被人窺見,拍個照,發個圈兒哦不!如若被哪個文人騷客瞅見,寫個文發個傳單,樂安公主還不身敗名裂啊到時候皇帝皇后一惱,殺人的心怕是都有!

        好生守著吧!

        啊終于解決了!憋得人好難受!也不知張德瑞那小子懂得起懂不起

        解決完問題。現在還不能回去

        張果兒往東邊走一小段,只見林子里竟然有一方空地。空地上開滿了各式各樣色彩繽紛的野花,煞是好看!她便興奮地采起來,口里還哼著小曲。

        編,編,編花環,編個花環回長安

        “都怪你,讓公主殿下喝這么多水”太監小聲對張崇嘀咕。

        “她說口渴要喝,難不成我還能攔著不給?”

        “你也該勸勸吶”

        一個侍衛伸頭道:“公主殿下進去這么久了,如何還不出來?”

        “女人嘛,是這樣”張崇抓了抓耳朵。

        突然,太監驚道:“不好!”

        “咋啦?”

        “我等只顧著照顧公主殿下,卻忘了皇子還在車上呢!”

        “對對對!若是有人來劫皇子,那可如何是好?”

        “你,你,還有你,趕緊回去!”

        “跑什么跑?!”一聲責喝。張果兒回來了!

        太監擦著額頭上的汗,道:“公主你可回來了!奴才好不擔心!”

        “本公主知道你們辛苦了,特地編了花環,來犒賞你等。看!漂不漂亮?”張果兒手里,舉著一大串手編花環。

        等張果兒一行頭戴各色花環回到原地,哪里還有瑞皇子的身影?

        太監當場便嚇得要哭了!鮮花花環的映襯下,他那張拉長的臉像極了一根苦瓜。

        “有何可怕的?”張果兒不屑道。

        “走失的可是皇子啊公主殿下!”

        “他又不是沒走丟過!”

        “樂安公主,那可不能同日而語!我知道瑞皇子曾有一次只身走青州”

        何止一次

        “可那次走青州瑞皇子是去藏身,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本殿下累了!”張果兒揮揮手,“這樣,先找個客棧讓本公主歇息下來,你們再慢慢去找!”

        “這”太監左右為難。不聽張果兒的話吧,人家是公主聽吧,如今瑞皇子不見了,他心里還急得一團火呢!

        張果兒一指前方:“那兒,不正好有個客棧嗎?”

        眾人抬眼望去,果然在山頭那邊,半山掩映中,一座房子挑出一幅幌子,正隨風飄揚。

        “那個客棧,不過是一山中民居的小客棧,哪里住得下公主殿下啊”

        “我又不是巨人!”

        眾人趕著車兒,一行來到那民居小客棧處。

        一進客棧,太監正要著人去尋找張德瑞,張果兒卻說:“急什么!大家伙都累了,用些飯食先!”又吩咐老板,有什么好吃好喝的,取來大家吃喝。

        太監哪有心思吃喝,執意要去。張崇道:“公公腳力孱弱,不如陪著公主在此處休息,我等去找瑞皇子。”

        看著一身緊衣短裝的侍衛,太監答應了。

        張崇帶了兩名侍衛,在外面胡亂轉了一圈兒,哪里見得張德瑞身影?張崇便要在一松軟草地歇息。

        兩名侍衛謹遵太監吩咐,不敢偷懶。張崇如此這般一說,兩名侍衛恍然大悟。三人說說笑笑在草地上躺將下來,睡了個舒舒服服的安穩覺。

        話說太監陪著張果兒在客棧里,見張果兒吃得甚歡,自己卻沒有心情,只在客棧門口,幾番翹首,指望著張崇找著人帶回來。

        吃飽喝足,張果兒伸個懶腰,道:“開一間干凈床鋪,我躺一躺。”

        眼見著太陽就偏西了,張崇還不回來,這可急煞了那太監。外面的人沒有半點兒音訊,屋里的人又不敢再派出去。真正是肉包子打狗!

        掌燈時分,張果兒在房里叫起來。

        太監忙進去看視,原來,張果兒喊肚子疼。

        “怎么回事啊這是?明明出來的時候不都好好的嗎?”

        “還不快去給本殿下請郎中來!”

        太監又著急使人去請來鄉村郎中。一頓飯工夫,郎中來了,一搭脈,又問了張果兒各種情狀,道:“沒問題呀!”

        “怎么沒問題,我肚子疼!”說著,張果兒眉頭皺起來,呼地站起來要跑出去,又折回來問:“茅房在哪里?”

        原來是拉肚子啊

        “定然是你店小不干凈,才讓她鬧肚子!”太監不敢說出張果兒的真實身份,只恐嚇店主:“你若讓她有個三長兩短,你們都別想活!”

        郎中道:“哪有這么嚴重?拉個肚子嘛,我開一劑湯藥,她喝下去,一個時辰便好了!”

        茅房里,張果兒和衣坐在馬桶上,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整理著她編的花環。

        “果兒姑娘,您可出好了?”太監在喊。

        張果兒這才慢騰騰走出來。“出個恭也催!你是趕著去減肥么”

        胖胖的太監陪笑道:“果兒姑娘又取笑奴才了!奴才這肥一時半會兒是減不下來了。只是姑娘在里面,好歹吭個聲兒不是?奴才等了那么長時間,怕”

        “怕我又丟了是不是?”

        “呵呵”太監干笑。

        “張崇他們回來了么?”

        “回來了。”

        “那找到我哥了么?”

        “暫時還沒有。”

        “那便在這里住一宿吧。”

        “果兒姑娘在此處歇著,我再著人回裴家去看一看。興許瑞公子有何東西落下了,回去找一找,也是有可能的”

        “哎呀,肚子又疼又疼”張果兒又往茅房里跑。跑到門口,她對太監吩咐道:“你們一個都不許離開,全都要守著我!”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杏香劫》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杏香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