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5章 選將統帥

    類別:其他類型 作者:戰國蕭煙 書名:大宋燕王
        垂拱殿,君臣議事。

        宰相秦檜、參知政事兼簽書樞密院事余堯弼看過手里的章程之后,交給內侍收起。

        “秦愛卿、余愛卿,你們對此章程有何看法?”趙構面容和藹。

        秦檜不語。

        余堯弼見秦檜沒有先開口的意思,略一思索,便道:“臣以為,選撥將校補充禁軍是很好,可要舉辦一場盛大的操練,驚動三四十支禁軍,調集近兩萬精銳,是不是有些太復雜了?這么多軍隊調動,每支禁軍的行軍路線要提前制定,沿路補給過于分散,也是大問題。臣以為太復雜、太隆重了,制定一個將校選撥標準,然后由各軍上報名單,殿前司審核就是了,一個月之內就能完成。”

        趙構道:“余愛卿是完全不同意這份章程?”

        余堯弼回道:“是,皇上,臣以為此章程將選撥將校之事做的過于復雜,勞民傷財、耗時費力,沒有必要大張旗鼓,大動干戈。”

        趙構沒有解釋,轉而問秦檜:“秦愛卿以為如何?”

        再次點名,秦檜慢慢回道:“臣以為此章程有為大宋社稷考慮之意,雖然過程復雜,耗時較長,但整個操練的花銷可以嚴格控制,不會給朝廷造成太大負擔,想法很好。可這么多支軍隊往同一個地方匯集,統軍之人都是低級將校,年輕氣盛,又互不統屬,一旦出現爭斗,怕會造成不可估量的災難。除此之外,還有一點,臣以為不妥,那便是召見選撥出來的低級將校。今年的科舉,皇上也才召見一甲頭三名,此次選撥出來的低級將校,臣以為皇上只見第一名以示重視足矣,沒有必要大張旗鼓見那么多人。”

        趙構問道:“秦愛卿可知大宋如今有多少禁軍,多少屯駐軍?”

        秦檜回道:“臣不知,臣極少過問兵事。”

        趙構轉而問余堯弼:“余愛卿可知?”

        余堯弼想了想回道:“禁軍,包括歸屬殿前司、步軍司、馬軍司的共有五十三支,三十余萬人。屯駐軍共有八十六軍,六十余萬人。”

        趙構看著余堯弼,卻問道:“十年前是這么多人,現在還有這么多人?”

        余堯弼臉上神情微微一僵,馬上回道:“臣以為差距不大,這十年朝廷幾乎沒打仗,軍隊應當不會有損失。”

        趙構面現不悅之色,說道:“是不是有差距,你該出去看看,看清楚看明白。”

        余堯弼一聽此話,惶恐之極,當即就要起身跪下請罪,卻被趙構攔住:“好好坐著吧。”

        秦檜猶如一尊木雕,對眼前的發生的一切視而不見,臉上神色沒有任何變化,眼珠也沒有轉動一下,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似乎與自己沒有半點關系。

        “秦愛卿憂心諸軍聚集,互不統屬,恐生禍患,這也是我擔心之處,叫你們來便是讓你們推薦一個合適人選擔任統帥,統籌此次將校選拔。你們可有人推薦?”趙構臉上神色漸緩。

        余堯弼不敢再多言,端坐不語。

        秦檜則道:“臣久不過問兵事,若要推薦統帥,臣以為殿前司都指揮使擔當此任最為合適,但楊國公要駐守臨安,不能離開,其他人臣卻是想不到了。”

        “難道如今大宋全軍之中連一個統帥兩萬人的將軍都選不出來嗎?”趙構再次發問,眼神掃了一眼余堯弼。

        余堯弼心下一驚,馬上回道:“臣以為鄂州都統制田師中資歷深厚,戰功卓著,可擔任此次統帥之職。”

        趙構道:“鄂州屯駐數十萬精銳,把田師中調開,鄂州屯駐軍有誰統領?”

        余堯弼馬上又道:“田師中走不開,步軍司副都指揮使趙密,宗室出生,資歷較深,戰功卓著,可擔統帥之職。”

        趙構道:“步軍司事務繁忙,此次選撥要三五個月時間,趙密怎能離開。”

        一連推薦兩個人選都被否決,余堯弼心下一急,額頭冒汗。

        秦檜也揣摩不清趙構到底想讓何人擔任統帥,從剛剛直接否決兩個人選來看,他心里或許已經有統帥人選,只是琢磨不清,不好隨意開口。

        見兩人都不再開口,趙構忽道:“普安、恩平二王在臨安百姓中可有聲望?”

        秦檜一聽這話,馬上心領神會,立即回道:“普安郡王、恩平郡王在士子中聲望極好,聽聞太學學子之中都有傳誦二王刻苦向學的事跡,眾學子無不將二王視為楷模。”

        趙構點頭道:“如此甚好,讓他們出臨安看看如何?”

        談到兩位王子,余堯弼不敢再發一言,生怕再說出不合皇上心意的話。

        秦檜一聽此話,沒有立即回應,過了片刻才道:“臣以為不妥,兩位王子身份尊貴,不可讓他們輕易離開臨安。”

        聽到這個答復,趙構沒有說話。

        秦檜一見如此,馬上又道:“如果皇上真想讓兩位王子離開臨安歷練,臣以為不可讓兩位王子同時離開,普安、恩平二王出去一位即可。選撥低級將校,需要一位統帥,臣以為普安郡王年齡稍長,較為合適,可去殿前司歷練,恩平郡王還是暫時留在臨安為妥。”

        趙構道:“秦愛卿所言有理。”

        一聽這話,余堯弼馬上回道:“皇上,臣以為不妥。軍中多是習氣頑劣、粗魯無禮之人,王子身份尊貴,怎可讓他們去軍中?當苦讀圣賢書,輔佐皇上治理天下。”

        趙構反問道:“文武之道,不可偏廢,王子身份尊貴就不能出入軍中嗎?當年天下大亂,我不還是天下兵馬大元帥?”

        秦檜馬上應和道:“皇上英明,文武全才方是一代圣主,皇上于大宋危難之際,手提天下兵馬重建朝廷,收拾山河,正是一代圣主英姿!”

        余堯弼眼見皇上搬出當年擔任天下兵馬大元帥的經歷說事,干脆閉了嘴,怕是再多說兩句,明天要就要被趕出臨安。

        趙構道:“選撥將校之統帥便由普安郡王擔任,由他統籌,不必再議。除此之外,對此章程還有何異議?”

        秦檜馬上回道:“方才臣說了,對此次挑選出來的低級將校不必過于拔高,召見他們也不要太過隆重,最好不召見,不然恐怕會引起朝中震動,更使北方金國多心。若實在要召見,召見頭名即可,萬萬不可因召見將校,引發天下混亂,不然寧愿不召見。”

        趙構略一思索,點頭道:“秦愛卿所言有理。但讓王子擔任統帥,選出人來不召見,怕會失了軍心,也不說全部召見,秦愛卿也不要說只見頭名,既然文武并重,那便與科舉一樣,選出人來,召見前三名吧。”

        秦檜本想反駁,但聽皇上語氣較為堅決,似乎沒有回還的余地,于是馬上應承道:“皇上英明!”

        “關于此事,還有異議嗎?”趙構拿起章程,翻開象征性看了看。

        秦檜不再言語,他算是看出來了,今天皇上說是找他們議事,其實心里早有打算,只是告訴他們答案,讓他們表示支持而已。

        余堯弼本就不同意這么復雜的章程,可事到如此,王子都當了統帥,就連選拔之后召見幾人都已議定,他還能說什么?

        不過他還確實有話說,只聽他道:“皇上,要從各地召集三四十支禁軍,行軍路線實在復雜,相互之間還有交叉,各軍統兵之人又都是帶兵經驗淺薄的低級軍官,行軍之時,怕是不會順利,何況還有沿途糧草補給問題,也需要統籌,是否再選一人統籌行軍與后勤供應?”

        秦檜道:“我看不必,普安郡王聰慧有為,皇上讓王子擔任統帥,便是要統籌全軍,讓王子多加歷練,怎可再另委他人,讓王子難做?”

        此番話出,余堯弼十分后悔,當即閉嘴,即使心有所憂,也不再開口反駁。

        趙構道:“既然沒有其他異議,此事就這么定下,由普安郡王任選將統帥,殿前司協同。”說著便將章程放下。

        “皇上,前幾天所議禁止各軍經商之事,是否馬上將詔書傳送各地,由各州各府具體督辦?”秦檜忽然提起新的議題。

        趙構回道:“此事議過,各軍,不論是禁軍,還是屯駐軍,嚴禁任何軍隊經商,由各軍所在州府衙門督辦清理,將軍隊經商物資清理干凈,再有軍隊經商者,各軍從上到下,一律罷官撤職。”

        秦檜口呼道:“皇上英明。臣馬上交代下去,一個月內傳達至各軍,三個月內清理干凈。”

        趙構點頭,隨后想起一事,看了余堯弼一眼,說道:“借由清理軍中經商之機,樞密院是不是該弄清楚江淮、鄂州、荊襄一帶還有多少屯駐軍?”

        余堯弼忙道:“是,臣馬上去辦,親自去辦。”

        趙構道:“親自去就不必了,派人下去看看,看清楚到底還有多少屯駐軍,有幾個可保大宋疆土之人。”

        余堯弼道:“是,臣一定派得力之人下去看清查清楚,好給皇上一個交代。”

        “好了,今日就先議到這兒,回去吧。”

        趙構起身朝后殿走去。

        “是,皇上。”

        秦檜、余堯弼起身,行禮相送。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里把《大宋燕王》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大宋燕王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11选五中奖规则